欢迎来到2021第四届深圳国际防疫物资与装备展览会
  疫苗市场极具潜力,买疫苗股选巨头还是新贵?
美国总统拜登当地时间3月18日称,当地时间19日、也就是他上任第58天将提前实现为美国人接种1亿剂新冠疫苗的目标。拜登之前承诺在上任后100天实现之一目标,他还宣布将在下周公布下一步接种计划。目前一些主要国家都开始接种新冠疫苗并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疫苗这一曾经主要由老牌药企主导的市场因新冠疫情迅速涌入了带着新技术而来的小型公司,在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下,决定竞争优势的因素是什么?在以疫苗作为投资主题时,哪些公司的前景更好?

长期以来,疫苗行业一直是整个制药行业中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领域,由几家每年疫苗销售额为几十亿美元的制药公司主导,很少受到新入场者的打扰。

但新冠疫情将令疫苗行业变得更加拥挤。

新冠疫苗的下一阶段研发目前还不确定,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随着疫苗供应量的增加以及该市场私有化程度提升,四大上市疫苗生产商——辉瑞、默克(MRK)、葛兰素史克(GSK)和赛诺菲(SNY)的主导地位可能面临挑战。

新贵纷纷入场

新冠疫情为Moderna (MRNA)和Novavax (NVAX)等许多新入场者带来了机会,这些公司不必雇佣庞大的销售团队,可以直接把疫苗交给政府,不必为分销伤脑筋。

“这种模式非常适合我们公司,让我们有时间迅速成为一家疫苗生产巨头,”Novavax CEO斯坦利·埃克(Stanley Erck)对《巴伦周刊》说。

更重要的是,疫情加快了小型生物科技公司开发的下一代疫苗技术到来的时间。举例来说,BioNTech (BNTX)已和几家疫苗巨头结成合作伙伴,Moderna和Novavax等公司则已独自进入疫苗生产领域。

Novavax及其合作伙伴表示,将在今年下半年每月生产1.5亿剂疫苗。Moderna称,今年将生产至少6亿剂疫苗,最多能达10亿剂。这将达到全球疫苗生产领先水平,相比之下,赛诺菲在当前一轮流感高发季生产了2.5亿剂流感疫苗。雄心勃勃的新入场者的生产能力可能会对昔日巨头们构成长期挑战,Novavax已对该公司自己研制的流感疫苗进行了测试,并正在开发一种既可预防流感也可预防新冠的疫苗,Moderna则已经拥有丰富的疫苗产品线。

疫情肆虐近一年后,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已批准了两种基于信使RNA技术的疫苗,分别由Moderna和辉瑞生产。FDA目前正在考虑批准一种由强生生产的基于病毒载体技术的疫苗。欧洲已经批准了由阿斯利康生产的病毒载体疫苗,采用了一种更成熟的蛋白质亚单位疫苗技术的Novavax已开始提交审批申请。

目前的疫苗有可能足以阻止病毒传播。但最近几周的数据显示,阿斯利康、Novavax和强生的疫苗对南非毒株没那么有效,这让更人意识到,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可能需要强化疫苗接种。

Bernstein分析师罗尼·盖尔(Ronny Gal)说,“从今年年底到明年上半年,可能至少还会有一轮强化疫苗接种。”

强生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戈尔斯基近日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可能每年都需要强化疫苗接种。

疫苗市场竞争日益激烈

虽然新冠疫苗市场的规模难以预测,但从各公司的情况来看,这一市场是巨大的。辉瑞预计,2021年该公司新冠疫苗的收入将达到150亿美元,是其2020年最畅销产品收入的2.5倍。如果每年强化接种的需求都上升,那么除了Novavax等小型公司,大药企同样可以获得提振。

但由于新冠疫情百年一遇,新冠疫苗市场的规模可能要比任何其他疫苗市场更大。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是一个可以在这个几十年来从未发生过变化的行业押注颠覆性新公司的机会。不过,该行业的主要参与者并没有要让步的意思。

除了现在正在生产疫苗的公司,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也正在合作开发一种可能进入市场的疫苗。

辉瑞已经公布了该公司的研发的新冠疫苗有效性的数据,似乎最有信心把该疫苗作为一项宝贵的长期资产。在2月初召开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辉瑞首席财务官弗兰克·达米里奥(Frank D’Amelio)说,辉瑞最具代表性的疫苗价格几乎是目前新冠疫苗价格的9倍。

目前领先的新冠疫苗生产商的财务数据对比

辉瑞高管称,在夺取市场份额时,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激烈竞争,辉瑞都能赢。

“当环境逐步恢复正常时,医生将面临需要推荐疫苗的情形”,辉瑞CEO阿尔伯特·伯拉(Albert Bourla)对《巴伦周刊》说,“我认为未来辉瑞会在疫苗市场获得最大的份额,因为我们的数据非常好,谁会愿意接种有效性没我们这么高的疫苗呢?”不过人们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拥有疫苗的自主选择权,拜登政府表示,到今年7月美国将有总共6亿剂的Moderna和辉瑞疫苗可供接种,这足以覆盖大部分美国人口。

人人都在猜测在那之后的疫苗的购买和分销将如何进行,这将对主要疫苗开发者之间的竞争方式产生重大影响。

疫苗市场与其他药物市场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除了少数疫苗外,大多数疫苗在很大程度上是靠来自政府的大订单盈利的,医生和患者往往并不会自己做选择。患者不知道自己要接种哪种疫苗,而疫苗生产商通常会打价格战来竞争。

SVB Leerink分析师杰弗里·伯吉斯(Geoffrey Porges)预计,阿斯利康、Novavax和强生疫苗将在大众市场展开竞争,Moderna和辉瑞疫苗的低温冷链储存运输条件将使两者在竞争中处于下风。但其他行业分析师不同意这种看法。

不过从更长的时期来看,目前的竞争优势也并不起决定性作用。强生的疫苗是单次注射即可,这在今年或许会成为一个很大的优势,不过要是其他药企也跟进推出强化单剂疫苗也还不算为时太晚。

决定竞争优势的一个因素可能是各公司能否在短时间内升级疫苗、提高对抗变异毒株的能力。

“我们认为信使RNA疫苗和Novavax的疫苗将更容易实现多重变异防护并具有很好的预防效果,”杰富瑞(Jefferies)分析师Michael Yee说。但他也怀疑对抗多种变异毒株可能会降低疫苗的效力。

Novavax希望成为疫苗市场的主导者。该公司CEO埃克说,他预计Novavax的新冠疫苗能在质量上取胜。据他估计,“到2021年和2022年,我们的疫苗将带来大量收入,到了2022年之后,这一市场将成为一个基于疫苗竞争优势的商业市场。”

Novavax正在将自己的新冠疫苗和流感疫苗相结合,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将这种混合疫苗用于人体试验。

不过,Novavax等新入场者将面临制药巨头的竞争。赛诺菲CEO保罗·哈德森(Paul Hudson)在一次采访中否定了疫苗行业将因新冠疫情发生巨变的说法。他认为,有关信使RNA疫苗的颠覆性和成为疫苗领域主导者的期望有点过高了。

哈德森说,“在一场单一抗原大流行中,信使RNA或许是最先被采用的方法。但在一般情况下,如果想通过信使RNA技术进入一个市场,比如说流感疫苗市场,你得和现有的、拥有良好安全记录的流感疫苗竞争,这个门槛是非常高的。”